我已授權

註冊

獨家調查|那曲瑞昌入主華海財險 凈資產靠母公司增資救急達標

2018-09-13 09:03:37 藍鯨新聞  李丹萍

  近日,銀保監會批復華海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海財險”)變更註冊資本事項,同意其引入新股東那曲瑞昌煤炭運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那曲瑞昌”),同時註冊資本由此前10.2億元的變更為12億元。

  回顧來看,華海財險股東變更及增資事項一波三折,違規股東被清退、擬入股東時隔一月換新人。此外,藍鯨保險調查發現,新股東那曲瑞昌,上半年凈資產一度未達監管要求,如今依靠母公司增資救急才得以達標。專家提醒,這或增加股權關系復雜性。同時,也不禁引發質疑,那曲瑞昌後續持續出資能力如何。

  銀保監會“放行”,那曲瑞昌入主華海財險成實控人

  從股權比例來看,監管層批復後,那曲瑞昌將持有華海財險1.8億股股份,占比15%,一舉成為華海財險的第一大股東,結束華海財險設立近4年以來無實控人的局面。根據《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規定,那曲瑞昌所占股比將成為華海財險戰略類股東,三年內不得轉讓其持有的股權。

華海財險變更註冊資本後股權結構表
華海財險變更註冊資本後股權結構表

  回顧來看,股東變更,對於華海財險而言,或也是無奈之選。2018年2月中旬,原保監會公告稱,經調查核實,華海財險原股東青島神州萬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青島樂保互聯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增資申請中隱瞞關聯關系、提供虛假材料,故下發《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並要求華海財險在3個月內抓緊引入合規股東。

  2個月後,華海財險找到“接盤方”鄭州中瑞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瑞實業”),但1個月後,中瑞實業閃退華海財險擬變更的股東名錄,換上新面孔那曲瑞昌。

  藍鯨保險追溯股東關系發現,那曲瑞昌背後閃現中瑞實業身影,層層“重疊”的股權背後均指向中瑞實業實控人萬永興,同時那曲瑞昌實質上也為上市公司瑞茂通(600180,股吧)供應鏈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茂通”,600180.SH)全資子公司。

  華海財險相關人士曾對藍鯨保險表示,為實現協同發展,響應國家精準扶貧政策號召,支持西藏自治區經濟發展,公司股東大會一致通過決定更換增資主體,“那曲瑞昌看好保險業發展前景,認同華海財險發展戰略,具有較強的出資意願和持續出資能力,將為公司的發展提供強力的後續支持”。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保險系主任郭振華對藍鯨財經分析,由實力更為強大的中瑞實業換上那曲瑞昌,或是公司內部運作的調整。

  那曲瑞昌4月凈資產低於監管要求,母公司增資救急

  然而,新面孔那曲瑞昌資本實力卻曾與監管紅線“擦肩而過”。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那曲瑞昌總資產21.59億元,凈資產10.15億元,主營業務收入35.73億元,凈利潤1.1億元。

  今年4月,那曲瑞昌母公司瑞茂通披露的關於為全資子公司提供擔保的公告中顯示,其已為那曲瑞昌提供的擔保余額達8.7億元,且那曲瑞昌當時負債總額達19.48億元,凈資產也從去年末的10.15億元下滑至8.06億元。

  由此來看,4月份,那曲瑞昌的凈資產指標,低於《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中戰略類股東凈資產不低於10億元人民幣的要求。
值得關註的是,隨後,母公司開始行動,瑞茂通2018年半年度報告中顯示,報告期內,其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1家,投資設立參股公司1家,對那曲瑞昌進行增資,報告期內共計投資人民幣7億元,但並未披露明細。

  值得關註的是,隨後,母公司開始行動,瑞茂通2018年半年度報告中顯示,報告期內,其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1家,投資設立參股公司1家,對那曲瑞昌進行增資,報告期內共計投資人民幣7億元,但並未披露明細。

  藍鯨保險查看發現,在近日瑞茂通披露的《關於再次追加2018年度擔保預計額度及被擔保對象》的公告中,那曲瑞昌的註冊資本已由4月份公告中的5000萬元提高至2.4億元,由此推算,上半年瑞茂通對那曲瑞昌增資額或為1.9億元,凈資產或“水漲船高”達到監管要求。

  此外,據了解,那曲瑞昌擬按照每股1元的價格向華海財險增資18000萬股股份,折合約1.8億元,由此看來,母公司階梯式增資或也為充實那曲瑞昌的資金實力。

  經濟學家宋清輝對藍鯨保險分析道,增資使得那曲瑞昌更滿足險企大股東的資質要求,但中瑞實業退出,換上那曲瑞昌,上市公司瑞茂通居於中間位置,或會增加股權關系的復雜性。

  難從海洋保險市場“分羹”,華海財險轉道車險2年虧損超2億

  回到華海財險來看,根據其官網內容顯示,其2014年3月獲批籌建,年末正式開業,主要股東是沿海地區和海洋領域的企業集團,定位於全國首家以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為特色的綜合性財險公司。

  目前,國內僅有華海財險、東海航運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海航運”)、中遠海運財產保險自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遠海運”)三家專業海洋保險公司。

  海洋保險伴隨海洋經濟發展誕生,包括貨運險、船舶險在內的傳統海上保險,漁業保險以及部分新興險種三大類,但由於保險風險的特殊性,主要承保方仍為大型財險企業,專業海洋保險公司並未形成獨特優勢從市場“分羹”。

  專業海洋保險公司的盈利或也面臨壓力,去年僅有中遠海運實現了4666萬元的凈利潤,華海財險、東海航運分別虧損3053.89萬元、3383.4萬元,但由於中遠海運多承接母公司業務,展業成本小,盈利也與身為自保公司的性質相關。

  根據華海財險2018年上半年工作會議給出的一組數據,截至6月底,其保險業務收入9.23億元,承保海洋保險6404單,保費收入僅1474.33萬元,占比1.63%。

  在此背景下,華海財險主營車險也不難理解,年報數據顯示,近兩年其機動車輛及第三者保險業務收入分別為7.66億元、13.86億元,占總保費收入的比重為64.16%、88.61%,分別承保虧損1.96億元、0.65億元,兩年虧損2.61億元,今年上半年車險業務保費收入7.89億元,業務占比超8成。
華海財險保險業務收入按險種分類
華海財險保險業務收入按險種分類

  此外,華海財險經營業績並未顯樂觀,2014年末至2017年末均處於虧損狀態,共計虧損4.53億元,今年情況略有好轉,一季度虧損250.77萬元,二季度扭負為正,上半年實現凈利潤2486.54萬元。

  新股東專業性待觀察,華海財險仍處於產品開發“空窗期”

  如今,華海財險一方面專業海洋保險公司的特色定位未打開,發展商車險卻又難以擺脫中小險企車險市場暫處劣勢、盈利承壓的“窘境”,另一方面其新產品備案亦受阻。

  5月29日,銀保監會下發監管函,指出華海財險前期報送的多款產品存在保險責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險原理、違背公序良俗及險種分類錯誤等問題,違反《財產保險公司保險條款保險費率管理辦法》和《財產保險公司保險產品開發指引》。

  對此,監管層要求華海財險在監管函下發日起6個月之內,禁止備案新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並對產品開發問題進行整改,按時間推算,華海財險如今仍處產品開發“空窗期”。

  對於早前違規股權清退事項還未落定的華海財險而言,可謂舊愁未解再添新憂。擬入新股東那曲瑞昌得到銀保監會“放行”之後,或能平定華海財險近半年的股權風波,但對於後續發展,仍需時間檢驗。

  為充裕資本金滿足業務發展需要或保證償付能力滿足監管要求,今年以來已有超過20家險企披露擬增資公告,對於險企而言,股東實力及持續出資能力也至關重要。

  “那曲瑞昌後續的增資能力相對較弱”,郭振華說道,表面上看起來,那曲瑞昌對華海財險業務及資本上幫助均較小,小公司做險企大股東,後續或更多依賴背後母公司。

  此外,那曲瑞昌此前並未涉足保險業務,難言在專業性方面有所突破,前期或更多依賴於原有的業務團隊,宋清輝也曾表示,投資陌生領域資產,價值判斷需謹慎。

  綜合來看,那曲瑞昌凈資產要求一度低於監管要求,在母公司“輸血”註資下才使資金實力得以提升,後續出資能力,更多依靠背後上市公司瑞茂通的力量支持,或也加大資金來源復雜性。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