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保險合同不交費不生效條款有效嗎?

2018-02-07 09:45:42 中國保險報  曹嘯天

  一、一則保險訴訟糾紛引發的法律思考

  B公司為甲大樓的所有者。為轉移甲大樓因火災等遭受損失的風險,B公司於2015年5月22日向A保險公司投保房屋損失保險。保險合同約定:保險期間為一年,自2015年6月1日起至2016年5月31日止;保費為43000元,B公司應於2015年5月28日前一次性支付給A保險公司;本保險合同以保險費的全部交付為生效條件。此外,保險合同還約定了保險責任、除外責任、賠償處理等。

  保險合同成立後,B公司一直未交付保費。2016年6月5日,A保險公司向B公司催交保費,B公司當即承諾於2016年7月1日前交納全部保費,但其後仍未向A保險公司支付任何保費。無奈,A保險公司將B公司訴至法院,要求B公司支付保費43000元。

  對此案,法院內部形成兩種截然相反的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B公司應向A保險公司支付保費,因為B公司兩次承諾向A保險公司支付保費;第二種觀點認為,B公司無須向A保險公司支付保費,因為按照不交費不生效約定,保險合同應未生效。

  前述案件,看似簡單,實則涉及非常復雜的合同法和保險法專業問題。公正解決前述案件的核心,在於如何界定 “本保險合同以保險費的全部交付為生效條件”這一約定的法律效力,而這又涉及合同義務可否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投保人未交付全部保費是否屬於為自己的利益不正當阻止條件成就等問題。

  二、合同義務可否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

  支付保費是投保人的主要義務。保險合同將投保人支付全部保費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實質上是將合同一方主要義務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就此,我國法律未予明文規定,理論界鮮有研究,實務上則存在否定說與肯定說之爭。

  否定說認為,合同義務不能作為條件,否則所附條件歸於無效。其理由主要為:依法成立的合同具有約束力和確定性,所謂附條件法律行為的不確定性是合同確定性的例外,如果將條件的範圍擴大到合同義務,那麽條件天然的不確定性將毀滅合同的確定性本身;條件的作用是限制合同效力,如果合同義務可以作為條件,那麽合同效力將完全取決於當事人的履行意願。

  肯定說認為,合同義務可以作為條件,只要不存在法律規定的無效情形,所附條件即屬有效。其理由為:判斷合同或其條款是否有效,應依法律規定進行,我國目前法律並無合同義務不能作為條件的禁止性規定,更無合同義務作為條件即歸於無效的規定。

  筆者認為,無論是從我國《民法總則》、《合同法》的規定、立法本意,還是從合理規則確立角度,均應采肯定說,即允許當事人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理由主要有:(1)是依法治國的需要和應有之義。在法治國家,判斷合同或民事行為有效或無效,要依法律規定進行,而不是其他。我國無論是《合同法》,還是《民法總則》,均規定了合同無效、民事行為無效的情形或要件,只有符合這些情形或要件,合同、民事行為方無效。我國《合同法》、《民法總則》均無以合同義務作為合同或民事行為所附條件即屬無效的規定。(2)是合同自由原則、民事活動自願原則的體現和要求。《合同法》第4條規定,“當事人依法享有自願訂立合同的權利,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幹預。”《民法總則》第5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願原則,按照自己的意思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法律關系。”無論是合同自由原則,還是民事活動自願原則,均表明:合同當事人經協商一致,將合同義務約定為合同生效的條件,只要不存在違反國家法律或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情形,均屬當事人所得自由約定或自由行動的領地,國家不予幹預,更不會宣布其為無效。(3)是鼓勵交易的需要。鼓勵交易是現行《合同法》的立法價值取向,具體表現為縮小了無效合同的範圍、在可變更可撤銷合同制度中倡導變更而非撤銷、嚴格限制合同解除的條件、對無名合同采取寬容態度等,允許當事人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有利於鼓勵交易。(4)否定說的依據在邏輯上難以自圓其說。否定說主張不應允許當事人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如果允許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則條件天然的不確定性將毀滅合同的確定性本身;二是如果允許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則合同效力將完全取決於當事人的履行意願。就第一點而言,在附條件合同中,合同是否生效取決於條件是否成就,故該合同當然存在是否生效的不確定性,這正是附條件合同的魅力所在,也是合同自由原則的體現。法律允許合同可附條件,也即表明法律允許合同存在不確定性。因此,合同並非絕對地確定,更不能以“條件天然的不確定性將毀滅合同的確定性本身”為由主張禁止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我國法律法規從未禁止當事人以“履行意願”影響“合同效力”的約定,相反,合同自由從來就包括締結合同的自由、選擇相對人的自由、決定合同內容的自由、變更和解除合同的自由,因此何談法律禁止“合同效力將完全取決於當事人的履行意願”的情形?因此,“如果合同義務可以作為條件,那麽合同效力將完全取決於當事人的履行意願”這一觀點,在我國不存在法律上的依據。(5)類似情況的法律效力一般不會產生爭議。假如合同約定,負先履行義務的一方有權在自身義務履行前單方解除合同並不承擔任何違約責任,負後履行義務一方無權提前履行合同義務,則該約定的有效性一般不會有爭議。允許將合同義務作為條件,相當於賦予合同義務一方於自身義務履行前單方解除合同並不承擔任何違約責任的權利。其效果與“將合同義務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的約定異曲同工,然前者一般無爭議,而後者則分歧甚大。個中原因雖令人費解,但不妨礙肯定說的基礎因此更加夯實。

  三、投保人未交付保費是否構成為自身利益不正當阻止條件成就

  《合同法》第45條規定,“當事人為自己的利益不正當地阻止條件成就的,視為條件已成就”。此規定在理論上稱為擬制條件成就,其構成要件包括:因條件成就受不利益之當事人阻止其條件之成就、妨害須出於不正當行為、妨害人須為因條件成就直接受不利益之當事人。

  投保人未交付保費是否構成擬制條件成就?筆者認為不構成,主要理由為:(1)在投保人未交付保費情形下,不存在因條件成就而受不利益之當事人。保險合同為雙務合同、射幸合同。在未發生保險事故時,保險合同為被保險人提供了保險保障;在發生保險事故時,保險合同將使被保險人有權獲得合同約定的保險賠償。因此,不管保險事故發生與否,保險合同對被保險人均是有益的,故在投保人未交付保費情形下我們難言投保人即為因交付保費(條件成就)受不利益之當事人,相反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可能因交付保費(條件成就)而受利益。(2)投保人未交付保費,難言其為不正當行為。保險合同既將“投保人交付全部保費”作為生效的條件,即應預期和允許存在“投保人交付全部保費”、“投保人未交付全部保費”兩種情形。不正當行為應為在法律上受消極評價和否定的行為。投保人未交付保費,是投保人的一種選擇,不能一概消極評價為“不正當行為”。(3)從立法本意和法律用語上看,“阻止條件成就”應為作為,不作為不能構成“阻止條件成就”,而未交付保費在性質上屬於不作為,二者在行為樣態上正好相反,未交付保費不應構成“阻止條件成就”。因此,投保人未交付保費不能構成為自身利益不正當阻止條件成就。

  四、不交費不生效條款的法律效力

  如前所述,合同義務可以作為合同生效的條件,投保人未交付全部保費不構成擬制條件成就。據此,保險合同當事人約定以投保人交付全部保費作為保險合同生效的條件並無不可,相反這正是《合同法》規定的合同自由原則的體現,因此應認定該條款有效。

  由於“投保人交付全部保費保險合同方生效條款”有效,則只要投保人未交付全部保費,條件即未成就;條件未成就,保險合同即未生效。因此,如果此時發生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應承擔保險賠償責任;當然,如果保險人對合同未生效負有締約過失責任,則另當別論。

  同樣,由於保險合同未生效,保險人即不得依保險合同請求投保人交付保險費。特別是,保險期間經過後,如果投保人仍未交付保費,保險人應無權請求投保人交付保費。而且,由於保險期間已經屆滿,此時如要求投保人交付保費,由於依保險合同被保險人不能得到任何保險保障,對投保人一方也殊為不公。

  綜上,在前述案件中,鑒於保險合同明確約定“本保險合同以保險費的全部交付為生效條件”,而B公司並未向A保險公司交付任何保費,故保險合同未生效。雖然B公司在保險合同中承諾將於2015年5月28日前向A保險公司支付保費43000元,並於2016年6月5日再次承諾將於2016年7月1日前支付保費43000元,但由於保險合同未生效,故該承諾亦未生效,B公司無須向A保險公司支付保費。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保險合同不交費不生效條款有效嗎?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