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二次商車費改對保險公司的衝擊及應對策略

2017-11-05 02:30:00 中國保險報  張悅 陳寶
  隨著商車費改的不斷深入,第二次商車費改進一步下調了費率浮動系數下限,還原了保險行業本質,擴大了保險公司自主定價權,提高了優質客戶識別能力,推動了市場良性競爭,將對車險業務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2015年至今,保險監管部門先後兩次大刀闊斧的行業改革,加大力度打擊車險市場亂象等手段,在短期內,對財險市場主體造成一定影響。如何借助第二次商車費改動力轉變自身發展模式、培育健康發展能力成為需要思考的重要問題。本文將對二次商車費改所帶來的影響進行梳理,同時提出一些解決問題的思路。

  2017年年中,保監會重拳出擊,先後發布《關於商業車險費率調整及管理等有關問題的通知》、《關於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第二次商車費改正式啟動。本輪改革適時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進一步擴大保險公司自主定價權,通過下調商業車險費率浮動系數下限,運用市場化手段降低商業車險費率水平,旨在通過改革倒逼保險公司實現精準定價,推動市場由“費用戰”、“價格戰”向以產品和服務為核心的良性競爭轉變,實現保險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同時,通過此番“獎優罰劣式”的費率杠桿作用,對社會良好駕駛習慣的推行具有積極意義。但是,市場主體在習慣了尋找價格底線的慣性思維下,面對所謂新地板、高費用率是否還能承受?尤其是車險保單利益以外的費用促銷手段被嚴格禁止,這是對以往車險市場競爭手段的一次徹底顛覆,在業務經營、財務核算、風險管控方面產生較大影響,使財險公司在實際運營過程中一時陷入費用不能用、不敢用、不會用的困境。能否在歷經改革陣痛之後真正實現脫胎換骨式的新生,認真思索自身後需要做出哪些調整,如何應對這一系列變革帶來的挑戰。

  一、第二次商業車險費率主要變革

  (一)多地區自主核保系數及自主渠道系數明顯下調

  本輪費改後,天津等8個地區自主渠道系數和自主核保系數浮動下限均從0.85下調至0.75;北京等26個地區的自主渠道系數浮動下限從0.85下調至0.75,自主核保系數保持不變,浮動下限仍為0.85;在河南保監局轄區,自主渠道系數浮動下限從0.85下調至0.75,自主核保系數浮動下限從0.85下調至0.80;在深圳保監局轄區,自主渠道系數和自主核保系數浮動下限均從0.75下調至0.70。自主核保系數及自主渠道系數的下調,直接影響了車險的費率折扣。第一次商車費改後,車險最低折扣由費改前的7折下降至4.3折,而經過本次下調,理論上車險最低折扣將下調至3.8折,深圳、北京、廈門等地區甚至能夠低於3折。

  (二)監管指標和手段趨於多元化

  在本輪費改中,保險監管部門使用車險綜合成本率、綜合費用率、未決賠款準備金提轉差率[未決賠款準備金提轉差率=(未決賠款準備金提轉差-攤回未決賠款準備金)/已賺保費]等三個指標維度對保險公司的經營狀況進行監管,要求財產保險公司建立常態化的商業車險條款費率回溯和修訂機制,嚴格防範商業車險定價風險和經營風險,對發生重大偏離的可責令財產保險公司停止使用存在問題的商業車險產品並修改費率方案,情節嚴重的可依法在一定期限內禁止財產保險公司申報新的商業車險條款費率。雖然具體的監管辦法尚未出臺,但監管指標的科學化和手段的多元化成為此次改革的必然趨勢。

  (三)對車險市場亂象的治理更加具體化

  監管部門也意識到,惡性競爭的亂象如果不加以遏制,商車費改的預期效果將難以實現。二次商車費改方案公布不到一個月,7月6日,保監會正式印發《關於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強調保險公司不得忽視內控合規和風險管控,明令禁止以直接業務虛掛中介業務等方式套取手續費、以虛列“會議費”“宣傳費”等方式套取費用的違規行為;禁止通過返還現金或贈送預付卡、有價證券、保險產品、購物券、實物及采取積分折抵保費、積分兌換商品等方式,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利益。同時,還明確保險公司不得通過虛增零配件項目、虛構工時項目、提高零配件價格、提升工時費定價標準等方式,故意擴大保險事故損失或增加保險理賠支出,進行不當利益輸送;不得脫離公司發展基礎和市場承受能力,向分支機構下達不切實際的保費增長任務;不得偏離精算定價基礎,以低於成本的價格銷售車險產品開展不正當競爭。保險市場要按照標本兼治、疏堵結合、多管齊下、綜合施策的原則,實施積極穩妥的深化改革,促進市場持續、穩定、健康的發展。

  二、第二次商業車險費改帶來的挑戰

  1.車險保費發展壓力增大

  回顧2016年及2017年一季度車險保費情況,2016年底,商業車險車均保費較第二次改革前下降5.3%,減少保費250億。2017年一季度,全行業實現車險保費1,781.99億元,同比僅增長6.11%,與2016年10.25%的增速相比,下滑4.14個百分點,下降明顯。由於車險增速低於行業平均水平,車險保費占比也有所下降,從2016年的73.76%下降到2017年一季度的67.62%。短期內二次費改所帶來的車均保費下降及保費增速放緩成為必然趨勢,是保險公司基層經營單位面臨的最大壓力。

  2.獲利空間進一步縮水

  在目前的車險業務經營中,家庭自用車、非營業客車兩大客戶群是目前車險業務的主要利潤來源。第一次費改後,這兩大客戶群的“地板價”占比明顯高於其他客戶群,而本輪費改對其業務規模和賠付率的影響也將是最大的。在新車折扣維持當前水平不變的情況下,這兩類客戶群保費收入將面臨7%左右的下降,整體車險賠付率將相應上升4個百分點,若費用率短期內未見下降,則盈利空間將大幅縮水。

  3.科學定價能力亟待提高

  在本輪費改中,進一步擴大了財產保險公司費率厘定自主權,自主核保系數和自主渠道系數將由各保險公司自行測算,引發了行業對風險定價體系的普遍重視和資源投入。費改前,僅依靠出險次數區分好壞業務,普遍缺乏精準定價概念;費改後,大小主體紛紛加強定價體系建設,自主開發或引入咨詢,開發個性化、精細化車險定價模型與核保引擎。除了出險次數這一解釋因子外,車輛的零整比、品牌、交通記錄、行駛裏程以及車主個人信息年齡、性別、家庭狀況等也逐漸成為影響保費高低的重要因子,這些都對保險公司積累基礎數據、精算水平等提出了嚴峻挑戰。保險公司需要通過創新維度,從“車輛”和“駕駛人”的角度為車險精細化定價奠定技術和數據基礎,提高自身精準定位“好車主”的能力。

  4.渠道扭曲使費用成本居高不下

  2016年,經過首輪費改車險保費收入排名前60名的財險公司,平均車險綜合費用率高達41%,達到歷史最高,不少保險公司無視風險差異大打“價格戰”,將兩個系數調至最低,通過高比例費用進行價格補貼,綜合成本率因此居高不下,擠占了車險的利潤空間,與改革初衷背道而馳。第二次費改在調整自主系數、保費價格的同時,通過《關於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明確規定了費用投放和渠道格局,對於以費用爭奪市場份額的趨勢尚未扭轉的保險市場,將在短期內影響車險市場及車險渠道走向。價格扭曲將異化為渠道扭曲,渠道間的轉化能力以及如何把資源直達客戶成為競爭的主要矛盾。市場上直銷渠道贈送行為在短期內能夠基本消失,但是暗中贈送、變相贈送或通過代理贈送等形式仍然存在。在政策的重壓下,贈送行為很可能將以“渠道扭曲”的形式繼續泛濫。

  5.費用空間被進一步壓縮

  首輪商車費改之後,賠付率下降了,但少數公司卻將改革的紅利用於盲目拼規模、搶份額和渠道資源的惡性爭奪,導致費用率畸高。第二次商車費改的意圖非常明確,通過降低自主系數,進一步降低保費充足度,進一步降低保險公司的費用空間,對於費用的監管也更加精細化,從而遏制保險公司間的砸錢競爭,保險公司已經沒有更多的成本空間進行持續的費用戰了。但是,車險價格下降,一步到位會很快,而費用下降會比較慢,如車商渠道,4S店利用汽車銷售渠道優勢,掌控了手續費標準制定的主動權,保險公司不得不向高額代理費用低頭,這其中的博弈可能需要一個相對漫長的時間。短期內,車險增速會進一步下滑,行業短期內業務發展壓力較大,尤其是中小型財險公司由於分支機構數量、渠道建設能力、品牌效應等劣勢,將面臨更大壓力。

  三、保險公司應對改革的主要策略

  商業車險費率改革歷經2015年的試點先行、2016年的全面推進、2017年的二次費改,短短兩年多的時間裏,兩次商車費改接踵而來。從費改的原理上看,進行“大數據”精準分析,提高車險定價能力,準確識別“好車主”,降低賠付率才是應對商車費改的根本出路。

  1.結合監管新形態,做好定價應對

  財險公司要認真研究第二次費改最終方案,做好模型升級,規劃定價戰略,確定定價政策、價格和費用方案。在此過程中,要充分考慮綜合成本率閥值、費用率閥值,按照閥值監管要求及準備金提取異動情況,匡算“紅線水平”,並結合利潤預算和現有保單盈利情況,設置新業務總體利潤目標及總體費用率目標,進而確定總體賠付率目標。通過分析自身特點與優勢,將賠付率目標差異化到渠道、客戶群等關鍵板塊,逐單精準確定價格、費價聯動進行精準費用配置,逐步擺脫“尋找地板價”的定價思維,真正落實風險定價、差異化配置資源。

  2.以UBI車險為思路,創新模型因子

  在本輪商車費改的影響下,市場整體保費下降,再加上開放自主定價,財險公司以往依靠高費用,在市場上囫圇吞棗式不區分優劣業務拼搶規模的發展模式,已被保監會一紙監管文件終結了。保險公司的精細化經營,其定價能力、識別優質客戶的能力,將對車險業務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歐美市場已經比較成熟的UBI(Usage Based Insurance)模式越來越受到重視,雖然掣肘於端口對接等技術壁壘以及車企抵觸共享信息等人為壁壘,UBI型產品一時無法在國內全面推行,但UBI模式關註的數據維度仍舊為我們精準定價打開了眼界。數據是精準定價的基礎,擴大基礎數據的收集維度是進行數據收集的首要工作。保險公司有權限從出險次數之外更多的維度對保費進行定價,可以從過去的出險歷史和當下駕駛習慣兩大方面,對未來的駕駛風險做更精確管控。車主的個人信息,包括年齡、性別、職業、駕駛習慣,以及車輛的交通記錄、行駛裏程等也都可能成為影響保費高低的因子。財險公司在以往基礎數據缺乏的現狀下,也可以試圖去尋求一些具備數據分析能力的科技公司的幫助,為車險增強定價能力、更好地識別優質客戶進行創新。如螞蟻金服基於AI技術,通過對用戶多場景海量數據的挖掘和整合,進行標簽刻畫,對用戶進行精準畫像和風險分析後得出不同的車險分值,根據該分值保險公司可以確定用戶車險的價格,給予其不同的定價政策。

  3.創新服務模式,提高客戶忠誠度

  保監會《關於整治機動車輛保險市場亂象的通知》在打擊違規送贈行為的同時,也為財險公司做強車險服務價值提供了新的機遇。財險公司應該逐步解放思想,打破固有發展格局,將發展的主要精力集中到創新服務模式上來,回歸保險行業本源。通過創新客戶服務形式,用特色服務推動效益險種發展與市場競爭力的提升,充分挖掘“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自身優勢,擴大品牌傳播與服務美譽度的良好影響,不斷培育品牌服務價值,提升客戶認知度,提升效益型險種的承保比例,提高客戶忠誠度。

  4.用活送修資源,實行重點送修

  在第二次商車費改的衝擊下,財險公司的營銷重點向新車業務、優質續保業務、15萬元以下優質私家車等業務類型傾斜,加大對於優質客戶的爭搶力度。在車商渠道上,要用活理賠資源換保費,把理賠資源用到極致,如對4S店采取“重點送修”激勵模式,即對每月保費貢獻度大的4S店額外享受重點送修。此外,可以結合自身優勢,創新送修概念,如使用送修份額概念,更直觀地體現財險公司的渠道掌控力度,提升渠道話語權,逐漸改變被動局面。

  5.開辟服務網絡,壓縮理賠成本

  車均保費下降是第二次商車費改帶來的最直接影響,使得保險公司必須考慮進一步控制理賠成本,進一步探索開辟更容易控制的服務網絡,逐步降低可管控程度差、維修價格高的4S店維修比例。同時,加大力度打擊財險公司內部與4S店等維修機構勾結,規避通過虛增零配件項目、虛構工時項目、提高零配件價格、提升工時費定價標準等方式,故意擴大保險事故損失或增加保險理賠支出,進行不當利益輸送的行為,從而確保在成本及賠付端節約的資源能更多地投入到服務、售後中去,獲取更多的續保優質客戶,由此車險業務才能夠獲得一定利潤空間,實現良好的持續發展。

  6.創新渠道轉換,推進分散性業務

  第二次費改後,渠道轉換能力成為行業競爭的關鍵。保險集團公司可以進一步探索從集團層面強化與人身險公司的業務互動。同時,可以參考借助目前的微商、微店等模式,探索建立社交化拓展,建立以互聯網為平臺的保險銷售模式,推進社會分散性業務發展,充分發揮社交網絡對分散型客戶、社會營銷員和新增代理人的聚合作用,破解以往業務受制於車商渠道、營銷員個人的被動局面,也更有利於實現資源直達客戶。

  結語

  本輪商車費改中,無論從NCD計算系數的調整還是大數據技術的使用等均體現了保險業姓“保”的行業本質,改革倒逼行業向更加人性和科學的方向發展。商車費改的關鍵意義在於提高行業的整體認識,行業整體要認識到費改是順應經濟新常態的大事件,也是全面提升行業經營管理和服務水平的重要契機,是推動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只有這樣保險行業才能夠持續健康發展,未來的車險市場必將屬於能夠做好風險選擇和市場細分的財險公司。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二次商車費改對保險公司的衝擊及應對策略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