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九寨溝地震未見理賠 巨災險制度緣何推進緩慢

2017-08-13 13:12:39 經濟觀察網  姜鑫 蔡越坤

  四川地震保險試點尚未拓展至阿壩州,九寨溝就地動山搖。這次令九寨溝引起關註的,不是因為鬼斧神工的美,而是因為不可抗拒的災難。

  2017年08月08日21時19分46秒,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級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截至8月10日12時,九寨溝縣7.0級地震已致20人死亡,431人受傷,轉移民眾超過6萬。

  在地震發生後的數個小時內,保險行業齊刷刷的發出了自己的聲音:啟動應急預案,開辟理賠綠色通道,簡化理賠流程和手續,實施24小時值班制度,迅速排查承保標的受損情況……

  截至8月9日17時,四川保險業共接到報案數158件,確認承保客戶死亡12人,人身險預計賠付93.4萬元;財產險預計賠付201.9萬元,合計295.3萬元;且首單賠付已經完成。

  車險、工程險、責任險開始進入理賠程序,卻沒有聽到地震巨災險的聲音。

  2015年5月,四川省出臺了《關於印發四川省城鄉居民住房地震保險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確定4個試點地區,不幸的是,阿壩縣並不在試點範圍之內。

  8月9日07時27分,新疆博爾塔拉州精河縣發生6.6級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

  兩次災難過後,巨災險制度建設再度引起關註。

  然而,“巨災保險制度的實踐過程中面臨‘五大難題’,即模式選擇、償付能力、基金歸集、責任與限額、定價模式。而制度建設的本質和關鍵就在於回答並解決難題。”某大型財險公司高管告訴經濟觀察報。

  地震巨災險初長成

  巨災風險是指突然發生的, 且帶來巨大損失的嚴重災害或災難, 它包括地震、洪水、臺風等自然巨災和大火、爆炸、恐怖事件、環境汙染等人為巨災。

  雖然我國地震、洪水等自然災害頻發,但巨災險的推進卻略顯緩慢,關於地震的巨災險更是在近兩年才出現。2013年底,深圳市通過《深圳市巨災保險方案》,拉開了我國巨災保險制度建設的序幕。2014年,“新國十條”中提出要建立巨災保險制度,巨災保險試點逐漸多起來。

  而專門針對地震的地震巨災險則是在2016年才有了制度實施基礎。2016年5月12日,保監會、財政部聯合印發了《建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實施方案》,並於7月1日正式全面銷售產品,45家財產保險公司發起成立居民城鄉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共同體,人保財險為首席共保人並行使共同體執行機構職能,這也標誌著我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正式落地。

  2016年12月26日,保交所地震巨災保險運營平臺上線,承擔住宅地震共同體業務的出單、業務財務清算功能;2017年7月1日,保交所地震巨災保險微信投保功能正式上線,消費者只需在微信公眾號搜索地震巨災險險便可根據需要購買保險。

  保交所相關數據顯示,繼雲南猛臘縣和瀾滄拉祜族自治縣之後,河北張家口試點業務在地震巨災保險運營平臺出單,政府全額補貼3500萬,為張家口全市134萬戶居民的家庭住宅投保了地震巨災保險,保額約490億。截至6月30日,地震巨災平臺共承保55086單,覆蓋154.11萬戶,實現風險交易額672.29億元。

  通過上述數據不難發現,在地震巨災平臺所出的保單中,政府主導的張家口試點戶數占平臺整體戶數的86.9%,可見個人消費者參與度並不高,據接近保交所的人士介紹,參與的個人投保的用戶更多的來自雲南、山西、山東、安徽、廣東等地震多發或沿海地區。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朱俊生看來,這與地震巨災險自身的供需特點不無關系。“從需求角度來講,巨災保險所保障的都是小概率事件,特別是地震風險,公眾比較漠視,如果保費高的話,公眾買的積極性並不高。在供給端來講,巨災風險要麽不發生,要麽涉及範圍非常廣,面對這種局限性,保險公司一般采取兩種做法,一種是提高費率,但是消費者並不願意接受;另外一種情況則是傾向於不提供這類巨災風險的保險,所以目前看到很多家財險是不保障地震所帶來的風險的,如果有也是以附加險的形式。”

  朱俊生表示,巨災險目前的供求現狀解釋了為什麽重要性一直被提及,但實踐中發展卻相對有限的原因。

  共保體風險共擔

  在保交所的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投保頁面,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保險由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出單,為城鄉居民住宅及其室內附屬設施提供地震巨災保險,最高保障額度100萬元,最低額度城市住宅保額不低於50000萬元,農村住宅保額不低於20000元。條款費率上,以全國示範條款為主,實行差異化保險費率

  此外,該款保險保險期限為一年,在這期間,破壞性地震(國家地震部門發布的震級M4.7 級(含)以上且最大地震烈度達到Ⅵ度及以上的地震)震動及其引起的海嘯、火災、火山爆發、爆炸、地陷、地裂、泥石流、滑坡、堰塞湖及大壩決堤造成的水淹等災害對房屋造成損害的,可得到賠償。值得註意的是,並非所有城市的房屋均可投保,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除港澳臺外,在投保頁面有30各省市可選,唯獨四川省不在選項內。

  據了解,根據《建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實施方案》,共同體將地震造成的城鄉居民住宅損失,按照“風險共擔、分級負擔”的原則分擔。損失分層方案設定總體限額,由保險公司、再保險公司、地震巨災保險專項準備金、財政支付承諾等構成分擔主體。

  保險公司承擔地震巨災保險自留保費所對應的第一層損失,再保險公司承擔地震巨災保險分入保費對應的第二層損失,地震巨災保險專項準備金按照相關部門的具體管理辦法提取,以專項準備金余額為限,承擔第三層損失。在第四層國家財政支付承諾無法全部到位的情況下,由相關部門申請批準後,啟動賠付比例回調機制,以前四層分擔額度及已到位緊急資金總和為限,對地震巨災保險合同實行比例賠付。

  一位保險研究人士表示,完善中國地震巨災保險模式建立地震巨災保險機制,既不能讓保險公司孤軍作戰,政府置身於外;也不能讓政府拋開保險公司,另起爐竈,粘合保險業與政府在應對地震災害中的職責與明確風險分擔比例是建立多層次巨災風險分散機制的關鍵。

  地震巨災險遲緩

  其實,早在保監會制定《建立城鄉居民住宅地震巨災保險制度實施方案》之前,地震多發的四川省就已經進行了地震巨災險試點。

  2015年 5月,四川省出臺了《關於印發四川省城鄉居民住房地震保險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並確定樂山、綿陽、甘孜、宜賓為首批試點地區,不幸的是,發生地震的九寨溝縣並不在試點範圍之內。

  當年11月,樂山市試點正式啟動。與45家財產險公司成立的共保體不同的是,四川省的試點通過“直接保險—再保險—地震保險基金—政府緊急預案”四個層次來實現,即保險公司承擔常規性地震損失,地震保險基金承擔多年一遇的重大災害損失,必要時實行保額回調。地震保險基金由省市財政共同出資2000萬元、保費提取和捐贈形成。

  以樂山市試點為例,試點由中國人保財險中華聯合保險和中航安盟3家保險公司共同承辦,保費具體補貼辦法為普通城鄉居民承擔40%,省級和市縣級財政分別承擔30%,農村散居五保戶城鄉低保對象貧困殘疾人涉及的最低檔自付部分保費由省市縣財政按各50%的比例全額承擔。

  2016年初,四川省保監局曾披露4個試點推進情況,經過4個多月的試點運行,四川省城鄉居民住房地震保險試點工作共計為全省8.22萬戶城市居民、34.70萬戶農村居民提供地震保險服務,合計為居民住房提供風險保障達110.52億元。而首批樂山、宜賓、綿陽、甘孜4個試點地區的承保居民覆蓋面達到總戶數的8.1%,其中宜賓、樂山兩市的承保覆蓋面分別為10.9%和18.9%,承保率並不高。

  只是試點尚未拓展至阿壩州,九寨溝就地動山搖。

  制度推進亟需中央救災基金落地,各家保險公司采取應急預案並開始理賠過後,已經展開試點的地震巨災險卻未能施展拳腳,不免讓人覺得有些遺憾。而不僅僅是此次失聲,我國起步不久的巨災險滲透率並不高。

  2016年,全球自然災害和人為災難等巨災風險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總額高達1750億美元,占全球GDP的0.24%。其中保險賠償540億美元,約占巨災損失的31%。2016年7月,我國長江流域的的超強降雨導致11個省份出現暴雨、河流洪水以及山體滑坡,經濟損失高達220億美元,成為1998年以來損失最嚴重的洪澇災害。但由於保險覆蓋面較低,得到的保險賠償僅為4.32億美元,占經濟損失的比例不到2%。

  目前,寧波、廣東、深圳、雲南等多地已經對巨災保險制度開展試點工作。作為全國首批巨災保險試點城市,深圳方面由政府出資3600萬元向商業保險公司購買巨災保險服務,提供25億元的風險保障;2014年11月,寧波市建立了公共巨災保險制度。

  一位監管層人士表示,巨災保險本身的特性跟一般商業保險不同,具有準公共產品的特點。在發揮好政府救助作用同時,以商業保險為平臺,來構建多層次的風險分攤機制。但是在推進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問題,推進起來並不簡單。

  巨災保險制度的實踐過程中面臨“五大難題”之外,上述財險公司高管還表示,巨災保險制度需要一個重要的依托,就是需要建立全國性的中央巨災基金,以起到統籌、協調、兜底的作用,這樣一個平臺也可以指導各地巨災保險制度的建設。“中央巨災基金遲遲難以推進,有些省份開展了巨災保險制度試點,這為我國的巨災保險制度的建設起到了一些推動作用,但是總體上簡單的由省市自己做巨災保險制度,特別是欠發達地區來做,並不是太好的辦法。剝開來看,會發現各個省市的試點,不管是從單戶的賠付標準,還是從總的賠償限額,都還有提高的空間。另外,這種模式下普及起來比較難,承保率並不高。以此次四川省地震為例,按照其制度來看,省財政和地市財政各出一部分,但也有地市財政自願參與的大原則,阿壩州就沒有在試點範圍內,一旦出現災難就比較麻煩”上述高管稱。

  中國保監會財產保險監管部主任何浩曾介紹,巨災險制度落地大致分“三步走”戰略:2014年前完成巨災保險的專題研究,明確制度框架;2017年年底前,完成相關部署工作,推動出臺地震巨災保險條例,建立巨災保險基金;在2017年至2020年,全面實施巨災保險制度,並將其納入國家防災減災體系當中。

  接近監管層人士表示,2017年監管可能會出臺巨災保險制度的條令,並在總結試點的情況下,探索多災因擴大保障範圍。

  而另外一方面,在巨災險制度建設過程中,如何更好的發揮保險的風險管理功能也至關重要。“由經濟補償功能衍生出保險的風險管理功能。保險的價值絕不僅僅是災後補償,更重要的還體現為事前防範。除了保障以外,保險還要充分發揮風險管理的功能,向家庭、企業和社會提供專業的風險管理服務,即發揮保險的防災減損功能,使保險成為巨災風險的管理者。在某種意義上,我們甚至認為,保險公司是巨災風險管理的咨詢公司,即借助於專業風險管理的經驗,減少社會財富的損失”朱俊生稱。

  (實習記者萬冰任鑒、葉文亮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九寨溝地震未見理賠 巨災險制度緣何推進緩慢》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