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萬能險大戶”華夏人壽何去何從?

2017-08-12 18:10:38 國際金融報  王麗穎
  萬能險被打入“冷宮”,昔日高度依賴萬能險的公司被迫轉型。

  根據保監會最新公布的上半年保險業經營數據,1至6月,華夏人壽原保險保費收入為546.6億元,保戶投資款新增繳費(多為萬能險)卻高達590億元,成為人身險公司中萬能險收入最高的險企。

  在高規模的萬能險業務堆積下,華夏人壽現金流危機顯現,償付能力逼近紅線。

  萬能險大戶

  對於穩坐萬能險頭把交椅,華夏人壽感受如何?

  8月11日,華夏人壽在回復《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二季度起,根據監管要求,公司已大規模停售了相關萬能險產品。公司上半年中短存續期萬能險占比不到21%,符合監管規定;下半年公司無新的萬能險產品發布計劃。”

  根據保監會此前《關於進一步加強人身保險監管有關事項的通知》中規定,保險公司2017年中短存續期產品季度規模保費收入不得超過當季總規模保費收入比例的50%,季度原保險保費收入占當季規模保費收入比例不能低於30%。

  從公開數據看,華夏人壽還未觸及這些紅線。

  截至6月30日,華夏人壽規模保費1123億元,同比降低19%;原保險保費546億元,同比增長88%,占上半年規模保費比例為48.6%,符合“不低於30%”的監管要求,中短存續期萬能險占比不到21%,符合“不超過50%”的監管要求。

  值得註意的是,去年12月28日,因萬能險業務整改工作不到位,保監會對華夏人壽下發了監管函,對其采取暫停互聯網保險業務、三個月內禁止申報產品的監管措施。

  二季度現金流為負

  萬能險占比居高不下,華夏人壽的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現金流問題也備受關註。

  根據華夏人壽公布的2017年二季度償付能力報告,截至6月30日,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15.09%,較一季度末下降5.1個百分點;其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81.32%,較一季度末下降5.4個百分點。

  在償二代監管體系下,衡量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的指標分別是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監管要求分別為50%、100%。

  不過,償付能力報告顯示,華夏人壽二季度末的凈現金流為-90.50億元,而一季度末凈現金流則為45.88億元。

  這是什麽造成的呢?

  華夏人壽在采訪回復函中解釋稱,“公司整體保險業務凈現金流為正,一季度開門紅公司業務高速發展,保險業務帶來大量現金流入,季度末現金存款等額度較大;二季度之所以現金流為負,主要是為提升優質資產占比,提高整體收益,加大了優質資產配置力度,降低了現金存量余額,因此凈現金流出現了由正轉負的情況,公司目前暫無其他增資計劃。”

  萬能險還能不能“玩”?

  那麽,“萬能險大戶”華夏人壽到底該何去何從?

  對此,南開大學金融學院保險系教授朱銘來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迅速停止銷售萬能險產品,如果沒有其他產品替代,涉及到期退保風險,那麽險企的現金流肯定會出問題。

  目前,監管層對萬能險下“猛藥”,希望做到切除爛肉和刮骨療傷的效果。在這種背景下,有償付能力的險企會繼續謹慎經營,而沒有償付能力的只能通過註資等方式來度過危機。

  據了解,我國市場當前推行的萬能險,與國外最初設計的傳統意義上的萬能險有巨大差異。

  國外的萬能險產品通常的保障期限在10至20年,是一個家庭一生財富的規劃,保費金額和保額會隨著家庭經濟收入、子女年齡、教育負擔、住房負擔等多方面靈活調整,適應不同家庭在不同時期的繳費能力和保障需要。

  如今,我國的萬能險產品正在朝這個方向進行引導。

  朱銘來認為,我國當前的這些中短期存續產品實際上在精算設計和償付能力上沒多大問題。其惟一的問題在於,通過萬能險產品收取的保費要投資到哪裏?能否兌現客戶的高回報率?而這加大了保險公司投資端的風險,甚至引發了舉牌上市公司的問題。

  “從去年開始,監管層不允許激進型投資,意味著保險公司的投資端口被封了。”朱銘來告訴記者,今年監管層進一步要求對銷售的萬能險產品進行改良。

  這一改良的核心目標還是為了保證保險公司的償付能力。

  如果一些公司依然有不錯的前端投資渠道,在不違反監管政策前提下,願意繼續擴張式的經營模式,那麽依然可以通過其特殊的產業鏈渠道與戰略投資方進行合作,賺取高回報,這樣就可以緩解客戶端承諾的高回報率。如果是這種操作形式,那麽險企繼續銷售萬能險產品是安全的。

  投資項目頻出狀況

  那麽,在當前的監管環境下,險企能不能找到不錯的投資渠道?目前華夏人壽的投資收益到底好不好?

  數據顯示,2016年,華夏人壽實際收益率為9%,高於保險行業投資收益率均值5.66%。今年這種利好形勢會持續嗎?

  先看看華夏人壽近期參與的定增項目投資情況。

  公開信息顯示,受減持新規影響,華夏人壽今年上半年放棄了兩個定增項目:世紀鼎利(300050,股吧)和南方傳媒。

  對此,華夏人壽回復稱,“公司之所以放棄世紀鼎利和南方傳媒的定增認購,主要是由於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價格倒掛’,即定增價格高於市場價格。因此,經過公司與發行方的友好協商,解除了相關協議。”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華夏人壽短時間內連棄定增項目或源於監管加碼。

  作為萬能險大戶,其保險資金用途去年已經觸碰了監管紅線,因違規減持希努爾(002485,股吧),分別於去年9月、10月遭到深交所、山東證監局的公開譴責和警示,成為當年首家因違規減持遭警示的保險公司。此外,定增項目對公司流動性要求有影響,只能被迫放棄。

  此外,華夏人壽還是樂視的戰略投資者之一,而後者當前正陷入資金鏈斷裂的漩渦之中。

  今年1月13日晚間,樂視網(300104,股吧)公告稱,樂視獲得包括融創中國在內的168億元戰略投資,其中融創中國向樂視投資150億元,樂然投資和華夏人壽合計向樂視投資18億元,其中華夏人壽入股樂視致新4億元。

  在回答本次投資進展以及影響時,華夏人壽表示,“樂視致新當前已成為樂視網控股的獨立子公司,上輪投資的資金也是獨立在該體系中運營。樂視致新是整個樂視網裏面最核心的優質資產,擁有極具價值的全國超級電視用戶應用平臺,並正在形成賺錢效應,公司認為其具備良好的中長期增長空間。”

  據悉,目前,樂視的核心資產是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均已收歸孫宏斌掌控的“新樂視”旗下。

  記者還註意到,去年8月,華夏人壽及其關聯方華夏久盈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與勤上股份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約定在教育培訓領域等進行多元化的金融與產業合作。

  在不到一年時間裏,勤上股份在華夏人壽的協助下,接連在教育產業發起了7次並購,業務領域幾乎覆蓋了從幼兒園到中學的全教育階段,動用的資金規模達到了37億元左右。然而,勤上股份近期也正陷入控股權爭奪戰之中,未來事態如何發展,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萬能險大戶”華夏人壽何去何從?》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