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保監會領導狠批“父愛主義” “野蠻人”日子將更難過

2017-08-08 07:34:48 中國經濟周刊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31期)

  日前在保險業學習貫徹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專題培訓班上,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撂下一眾“狠話”,其中一些直指保險公司治理問題。

  那些曾經拿保險公司做融資平臺的“野蠻人”日子將更加難過,那些以產融結合之名行資本控制之實的大鱷恐怕也得屏氣息心,還有排隊等待保險牌照的200家企業中的一些恐怕也將失望而歸。

  7月20日,《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第二次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對外發布。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後,險資監管打響“第一槍”。

《險資兇猛》
《險資兇猛》

  守門

  上一版《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於2010年6月實施。2016年年底,保監會曾就該辦法修訂第一次公開征求意見。

  比對三個版本,兩個字躍然紙上——“守門”,“實質重於形式”和“穿透式監管”是加強保險公司股權管理監管的神荼和郁壘:妖魔鬼怪莫進來。

  按照征求意見稿,保險公司股東分為四類,財務Ⅰ類股東(持股少於5%)、財務Ⅱ類股東(持股5%~15%)、戰略類股東(持股15%~30%)、控制類股東(持股30%以上,或其出資額、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決權已足以對保險公司股東會、股東大會的決議產生重大影響的股東)。同時,單一大股東持股比例從上限由51%降至1/3。

  再看看各類股東的準入條件:戰略類股東從凈資產不低於2億元提升至不低於10億元。成為控制類股東更是難上加難,如最近一年年末總資產不低於100億元;凈資產不低於總資產的30%等。而投資人成為控制類股東的條件更是“嚴苛”,10條限制條款中有些可謂為資本大鱷“量身定做”的緊箍咒。

  如核心主業不突出且其經營範圍涉及行業過多的;關聯企業眾多、股權關系復雜且不透明、關聯交易頻繁且異常的等。

  對控制類股東,征求意見稿還明確5年內不允許轉讓所持股權。這無疑是對那些準備“玩一把就走”的人發出警告。

  在現有的保險公司控制類股東中,不少公司就達不到這一指標。

  例如,當年姚振華“殺入”保險業時,寶能只是房地產行業內的“三線企業”,年銷售額從2012年的20億元下滑到2014年的10億元。

  此次征求意見稿發布數日後,擬進入保險業的金杯電工(002533,股吧)(002533.SZ)公告稱,鑒於九安人壽、九信人壽尚處於籌建初期,尚未獲得保監會的核準,公司決定終止參與九安人壽、九信人壽的發起設立事宜。

  穿透

  征求意見稿中還有這麽一句話,投資人取得保險公司股權的資金,應當使用來源合法的自有資金,並且特別註明,根據穿透式監管和實質重於形式原則,保監會可以對自有資金來源向上追溯認定。

  這對資金進行穿透式監管無疑是釜底抽薪的一招。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以前一些保險公司的玩法是,增資的資本並非來自股東的真金白銀,而是利用保險公司自身的資金,通過復雜的金融產品和資管計劃等途徑進行自我註資、虛假增資。一出一進之間,股東不僅沒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一分錢,還憑空多了好大一筆銀子。

  如此一來,如果保險公司償付能力失真,即使發生較小的風險事件,也有可能導致保險公司資金流動性和償付能力出現問題,甚至引發系統性風險。

  今後,要查資金的來源和成色,比如說某保險公司想要增資,錢從哪裏來?怎麽來的?要上查祖宗三代,做到“根正苗紅”。假如說註資的錢是用公司股權質押從銀行、信托等機構借來的,那麽這筆錢不能用做註冊資本。

  今年2月17日,保監會對昆侖健康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權問題下發問詢函,要求後者說明公司股東間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是否與“佳兆業郭英成家族”有關,入股資金是否來源於“佳兆業郭英成家族”下屬企業或其關聯方。

  未來,這樣的問詢恐怕少不了。股東用保險資金自我註資、自我投資、循環使用的老套路要打回原形。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以前,資金通過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金融產品進入保險領域規避監管,像股權代持、表決權轉讓等行為又多在桌面下操作,光憑保險監管系統難以透視。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確立向“功能監管、行為監管”這一新的監管模式轉型後,有望破除“監管真空”“監管套利”等難題,實現金融監管的全覆蓋和穿透式監管。比如對保監會很“頭疼”的保險機構虛假增資問題,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曾表示,“央行反洗錢系統一目了然。”

  千條萬條化做一條,用陳文輝的一句話來總結:堅決防止出現大股東操縱的現象,不能使保險機構異化為少數人的融資平臺,決不能讓保險產品異化成少數人的融資工具,決不能使保險資金成為大股東投資控股的工具。

  那麽現有的這些保險公司怎麽辦?一位保險業資深人士認為,監管層上半年要求保險公司與股東內部先自我消化、自我整改,下一步,“或將徐徐圖之。”

  轉身

  魔鬼是怎樣被漁夫從瓶子裏放出來的?

  “寶萬之爭”被視為此次監管變革的催化劑,“寶能系”對保險資金的運用也堪稱登峰造極。可以粗略回顧下姚振華爭奪萬科控股權的資金結構。

  前面說了,寶能的房地產業並不顯赫,自然拿不出600億元對萬科來個“蛇吞象”式的逆襲。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寶能系”的錢大致有三個部分,一是前海人壽萬能險業務得來的100億元;二是“寶能系”多個公司采取俄羅斯套娃式的股權抵押弄來的200億元,其中多有循環融資;還有就是以金融產品吸納通道資金,層層放大,又拿到270多億元。

  姚振華並非異類,而是代表一個中小險資企業群體,在保監會前主席項俊波時代崛起的一股新興勢力。

  2011年10月,項俊波開始主政保監會,2012年啟動的一輪改革中,在“放開前端”的思路下,市場準入、產品定價、投資渠道等全面開放,取消萬能險最低保證利率限制,放開分紅險預定利率上限,人身險費率實現了完全市場化,由保險公司自行決定。

  保險資金運用權也交給市場,逐步放開投資渠道。2016年初,正當險資舉牌火熱之時,保險監管系統對保險資金運用持“多觀察、多探索”的態度。項俊波仍然強調,要不斷深化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進一步拓寬保險資金運用領域和業務範圍。去年全國兩會期間,當時還在任的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曾笑稱,保險資金舉牌越多,證監會劉主席越高興。

  保險業一度發展迅猛。據不完全統計,項俊波任職保監會期間,我國新增的保險類公司200多家。2016年保險業資產總量15.12萬億元,是2011年6.01萬億元的2.5倍。此間,各種創新也噴湧而出,尤以互聯網保險引人註目。2016年新增互聯網保險保單61.65億件,占全部新增保單件數的64.59%。項俊波甚至曾自封為“中國最大的保險推銷員”。

  各路資本熱衷進入保險業究竟為何?

  是因為保險業能賺大錢嗎?答案是否定的。保險是做長期投資的,在行業內,“保險公司7年方可盈利”是常識,甚至不少保險公司虧損累累。如新光海航人壽從2009到2016年是年年虧損;2012年成立的吉祥人壽也是深陷泥潭,累計虧損8.77億元。

  那麽,保險公司的魅力何在?淺白地講,就是融資、吸金。由於缺少有效制衡,保險公司成為某些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的提款機,主要手法就是售賣高現價的理財投資型保險產品,迅速獲取巨量資金。去年底,賈躍亭資金鏈斷裂,甚至有人開玩笑說,賈老板該開個保險公司,肯定不愁錢。姚振華能一度成為我國第四大富豪,依靠的手段之一不就是保險公司強大的吸金能力?

  作為重資本行業,此次修改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扭轉保險業投資人以前抱有的保險業超額收益率預期也是題中之義。只有如此,才能讓各路資本理性投資,履行保險公司作為“風險管理器”的根本職能。

  分業監管模式下,金融各行業主管部門既有監管之責,也有發展的任務,而過去數年,發展無疑是首要目標,這才有了這場空前規模的保險市場大爆炸。在這一過程中,在“放開前端”的同時盡管也曾強調“管住後端”,事實卻是混業經營與金融創新的雙重挑戰讓保險監管左支右絀。面對問題,保監會一直緊鑼密鼓地出臺、完善各類規章制度,如2015年一年就發布了93項各類規章,但還是未能拉住這匹脫韁的野馬。

  漁夫放出了魔鬼,就要將魔鬼重新收進瓶中。2016年年底,保監會踩下急剎車,萬能險被打入冷宮,保費收入斷崖式下跌,新批保險牌照寥若晨星,資產驅動負債型模式終結,保險業野蠻生長期已經過去。項俊波隨後落馬似乎更是成為標誌性事件。

  在學習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時,陳文輝表示,保險要姓保,要堅持“監管姓監”的正確定位,進一步突出監管職責,徹底厘清監管與發展的關系,徹底摒棄本位主義和“父愛主義”的錯誤觀念,決不能以任何理由放松監管、懈怠監管。

  真的智者絕不害怕揭開自己身上的傷疤,真的猛士從不憚於和過去的自己戰鬥。不忘初心,回歸“監管姓監”的定位,既破解行業內的各種難題,也對自身刮骨療毒。

  一個新的保險監管時代開啟了。

(責任編輯:婁在霞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保監會領導狠批“父愛主義” “野蠻人”日子將更難過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