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行業 公司 專欄 保險數據 專題 養老金
評論 組圖 人物 人事變動 滾動 保險股
 
技巧 案例
理財 手冊
論壇 百科
聚財 博客
 
加盟 代理人 需求測試 助理賠 少兒險
產品 重疾險 條款下載 養老險 醫療險

王國軍:2012年的保險業 海水還是火焰

  • 字號
2012年01月04日09:33 來源:和訊保險  作者:王國軍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 博士生導師 王國軍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 博士生導師 王國軍

  本文章內容為作者應和訊網專欄之邀,獨家授權和訊網發布。和訊網邀請各界名家開設專欄,為讀者提供趣聞博見。敬請讀者關註更新。

  也許2012年不會像電影《2012》一樣將人類毀滅,但2012年將註定不會是平平淡淡的一年。

  搜索網頁,樂觀者說:“2012年的中國保險業整體回暖可期,最壞的時間已過,春天已經不遠了。”

  筆者一直是個樂觀主義者:樂觀於大自然不會匆忙將繁盛的人類文明和其他物種一揮而滅,因為地球這個盆景是如此地精妙,無論是上帝還是外星智慧都不會忍心將億萬斯年才演化到今天的地球揉碎;也樂觀於人類的聰明,雖然我們已經造出了足以毀滅地球幾十次的核武器,但那些掌握著核按鈕的元首們不會輕易地就喪心病狂,對人類而言,辦法總比困難多;還樂觀於那位一會兒拚命踩油門,一會又拚命踩剎車自信到極點的駕駛央行的新手司機已經更換,貨幣政策不會再一度從緊到將富庶的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帶動中國經濟發展的“小馬”們全部勒死還不撒手,讓那些張著血盆大口的壟斷巨鱷們腦滿腸肥地歡呼雀躍;更樂觀於各個層級的換班所能給社會經濟各行各業的發展所能帶來的各種轉機。

  即便如此,我仍然沒有樂觀到認為保險業的冬天已經過去的地步,因為準確地說,保險業的冬天還沒有來臨,大家看到的恐怕還是深秋:木葉蕭蕭而下,一抹斜陽映照著慘淡的山川,楓葉正紅,但露寒霜冷。

  保險業這個攤子很大,但也爛得可以:一個靠信譽吃飯、以聲譽為生命線的行業沒有好的信譽,在消費者的抱怨和媒體的圍攻中茍延殘喘,這樣一個狀態,有人如果跟我說它的春天來了,那真是太樂觀了。

  作為一種兼具公平與效率優勢的社會互助制度,保險應該有非常好的聲譽,保險業也應該具有良好的行業形象。然而在現實中的中國保險市場,情況卻大相徑庭,若幹年來,因為保險業的粗放經營,保險業的聲譽之差幾乎到了令從業人員無法忍受的程度:如果在大街有人大喊一聲“我是做保險的”,會不會遭到群毆;如果在飯桌上陌生人聚會,有多少人願意說自己的是做保險的?

  保險業聲譽遭到破壞的情況仍在延續:2010年末,銀監會因銀保業務中的銷售誤導而要求商業銀行不得允許保險公司人員派駐銀行網點;國家審計署向國務院遞交了反映保險公司業務管理混亂、保險中介代理經營混亂、保險市場營銷秩序混亂等“三亂”問題以及假承保、假批退、假費用、假理賠、假掛單等“五假”問題的審計報告;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等欄目則連續推出了“保險電話營銷擾民”、“車險無責免賠霸王條款”和“車險高保低賠霸王條款”等三期節目,雖然有關霸王條款的說法失之偏頗有待商榷,但保險業的確是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尖浪口。2011年下半年保險行業協會出臺了一個能夠為保險業撈回一些聲譽的《車險改革征求意見稿》,但可惜陷於利益糾葛而至今不見下文。

  如果消費者的利益得不到保護,老百姓不信任保險公司,不管誰說保險業的春天就要來了,也沒什麽可信度。

  在目前的中國,個人保險代理制度涉及到一個由230多萬人構成的巨大群體,實際上,保險公司2010年1.45萬億的保費收入中的37.68%就是這些個人代理人一張張單子簽出來的,因此,對個人代理營銷制度的改革無疑是一個“牽一發而動全身”的舉動。

  個人代理人群體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既來自於政府的營業稅、所得稅、教育費附加和城建稅附加等多重稅收,也來自於社會對低聲譽保險市場的偏見和歧視,還來自保險公司保費規模和增員的壓力,來自個人代理人和保險公司代理關系之下社會保障的缺失,更來自保險代理人日漸低落的收入水平。

  壓力之下,問題多多。代理人的整體素質下滑且漸漸進入兩個惡性循環的怪圈。第一個怪圈是:越是人海戰術,平均產能越低,產能越低,越依賴人海戰術;第二個怪圈是:代理人越是壓力大收入低,這個行業人員的整體素質越低,整體素質越低,收入越少,壓力就越大。兩個怪圈交錯轉動,最終的結果是“劣幣驅逐良幣”。個人代理人的流失率居高不下,保險公司不敢在培訓上投入太大的成本,經常是簡單培訓即匆忙上陣,有意或無意的銷售誤導甚至欺騙屢見不鮮。

  誠然,沒有人可以否認,個人代理人在中國保險業的發展歷程中功不可沒,個人保險代理制度有其優勢,作為保險市場最活躍的因子,缺了個人代理人,這個市場有可能會失去活力;但更沒有人可以否認,面對著諸多問題和壓力,個人保險代理人制度亟需變革。

  在對保險營銷制度沒有較大力度的變革之前,不管誰說保險業的春天就要來了,也沒什麽可信度。

  靠兼業和專業的保險中介可以嗎?保險兼業代理的問題是:競爭充分的保險公司與具有一定壟斷地位的兼業中介在交易的過程中不占有優勢,利潤旁落到中介。比如,代理保險公司銷售銀行保險產品的銀行、郵政部門、代理保險公司銷售車險的車商、代理保險公司銷售航意險的機場或航空公司,商業保險公司與這些兼業中介進行交易時的談判能力和盈利能力是非常有限的。經常是兼業中介卡著保險公司脖子擠壓利潤,兼業中介根據保險公司給的傭金或費用的高低決定銷售哪家保險公司的產品。為保住中介渠道的保費收入和市場份額,保險公司則競相壓價,惡性競爭,很多保險公司通過兼業中介渠道的業務利潤幾乎為零,甚至虧損。

  人們曾對專業保險中介的發展寄予了厚望。按照社會分工和專業化經營的原則,保險公司專註於產品的設計和理賠。作為保險公司利益代表的保險代理公司和作為被保險人利益代表的經紀公司則專註於保險產品的銷售,這似乎是能給雙方以及消費者都帶來最大利益的最理想的制度安排。然而,僅從目前的情況看,制度效果與制度設計的初衷並不相符,現實與理想相距甚遠。

  理想中介模式與現實狀態衝突的背後是專業保險中介公司面臨的三類問題:首先,市場定位不清,職能交叉,社會及保險公司對其認可度低。目前在大部分保險公司中銷售部門仍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職能機構,導致專業的保險代理和經紀公司的核心職能與保險公司交叉,並且這些“專業”的中介機構其自身的專業化水平往往並不高,難以為客戶提供高附加值的保險服務,客戶往往更願意通過保險公司數量眾多、遍布各行各業的營銷員投保或直接去保險公司購買保險。

  其次,整體上,目前的代理公司和經紀公司尚沒有與保險公司形成成熟的合作模式與和諧的合作關系,雙方短期行為嚴重。大多數保險代理公司和保險公司的合作關系仍然停留在“交單-付費”的簡單銷售層面。而保險經紀公司的問題則在於普遍忽視個人和家庭保險業務,而在企業客戶的狹窄領域內惡性競爭。一些公司的發展主要靠“關系”和“背景”,作為專業中介,不但沒有降低保險的交易成本,反而增加了交易環節,導致成本增加和資源浪費。

  而目前專業保險中介最緊迫的問題是第三類問題:一些專業保險中介機構在整個保險市場的費率沒有市場化(如壽險預定利率的限制,車險費率的限制等等)、產品未能差異化的背景下,其存在的價值從“為交易雙方配置性價比最高的合約”異化成為“為保險公司的分支機構獲得‘財務自由’”的工具。

  2009年保監會對保險公司中介業務的專項檢查表明:一些保險公司與中介機構的業務關系不合法、不真實、不透明情況較為嚴重;保險公司是保險中介業務違法違規行為的最大受益者,是保險中介市場秩序混亂的源頭。已經查明的2009年保險公司利用中介業務、中介渠道、虛增成本、非法套取資金就達1.4億元。

  如果有人說靠發展中介就可以迎來保險業的春天,大概也沒什麽可信度。

  保監會很早就提出“不以保費論英雄”的理念,但保險業全行業的保費衝動卻並沒有得到根本緩解,很多保險公司仍將保費收入和市場占有率作為公司發展的“第一要務”,而這樣的發展戰略恰恰是導致保險業各種問題的本因。

  “保費衝動”的背後是我國保險業評價機制的缺失。我們從利益鏈條的末端開始分析:保險營銷員的保費衝動源於公司刺激他們只重保費的傭金制度,因為公司規定,營銷員和代理人的收入和保費以及增員數量直接掛鉤;保險公司的保費衝動則源於監管部門和社會對保險公司的業績考核和管理評價機制的缺失。

  當中國的保險業沒有類似於美國的A.M.BEST、標準普爾和穆迪等權威的評級機構來科學地評價保險公司及其高管的績效和優劣時,保費收入和市場規模就成為評價保險公司及其高管的主要依據。

  保險業科學的評價機制的重要性在於:與其他行業不同,保險公司當前的保費收入是保險公司管理層可以控制的資產;而未來若幹年後需支付的保險金則可能不是由現在在位的管理層負責,所以保險公司自上而下的保費衝動會更加強烈。

  沒有科學的評價機制,就不會有真正的保險經理人市場,行政任免機制取代職業保險經理人市場,保險公司管理層不必對若幹年後支付的保險金和消費者的權益負責,而保費規模又至關監管部門和社會對其評價和地位升遷甚至重要會議的排名和座次,只重保費數量、不顧保險質量的“保費論英雄”的局面就可能形成,並長期占據統治地位。

  沒有科學的評價機制,保險市場的短期化行為就會成為主流,“栽樹”與“乘涼”之間的關系就沒有辦法理順,保險公司的管理層沒有栽樹的積極性,只有乘涼的積極性。保險公司的轉型需要巨大的成本推動,而保險公司的管理層在推動轉型的過程中也是要進行成本收益分析的,只有在管理層的當前收益與未來收益之和大於其推動成本的情況下,管理層才有積極性花費成本推動保險公司的轉型,否則得過且過追求保費收入和市場規模才可能是其最佳選擇。

  在保險業評價制度建立起來,衝出以保費論英雄的陷阱之前,不管誰說保險業的春天就要來了,也沒什麽可信度。

  保險經營的關鍵是通過精算技術利用過去的損失數據預測未來的損失,以計算保險費率,使未來實際發生的管理費用和保險金支出不高於保費收入和投資收益,從而維持保險公司的收支平衡,達到可持續經營的目的。由此可見,數據是保險公司和整個保險業運營的基礎。作為一個數據和資金密集型的行業,保險業對信息化的依賴程度相當高。

  然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尚沒有一個保險行業的信息平臺和高效的電子政務系統。保監會的網站和各家保險公司的信息披露也還非常有限。近兩年來保監會出臺文件三令五申要求保險公司披露信息,但效果並不明顯,其原因不在於這些文件本身,而在於保險業沒有一個全國性的信息平臺,保監會要求保險公司在本公司的網站上披露信息,從而使保監會對保險公司信息披露的監管成為一項艱巨復雜的任務。道理很簡單,如果上海證券交易所也和保監會一樣,要求所有的上市公司在公司的網站上而不是在上交所的信息平臺上披露信息,監管信息披露的工作量也將使證券業信息披露成為一紙空談。

  在信息系統建設上,美國的經驗值得借鑒。在美國保險監督官協會和保險行業協會的推動下,已有多家美國保險公司采用了統一的ACORD標準,使其數據交換成本平均降低了20%~30%。據美國保險監督官協會的調查,在個別公司,數據交換成本甚至降低到原來的 20%。美國保險監督官協會估算,如果美國所有保險公司都采用同一標準,整個保險業每年將因此而節省27億美元。而在成本降低的同時則是效率的提高。一些大型綜合保險公司的案例表明,在采用了ACORD標準後,系統集成的工作效率提高了20%~50%。

  與美國相比,我國保險業各層監管機構之間、監管機構與保險公司之間以及監管機構與廣大民眾之間仍缺乏有效的信息溝通。

  沒有強大的信息平臺,就不會有透明的保險市場,沒有透明的保險市場,就難以建立保險供求雙方的誠信機制,對保險公司進行科學評價的機制也就難以建立起來。

  在保險業信息化假設卓有成效之前,不管誰說保險業的春天就要來了,也沒什麽可信度。

  盡管人們都知道,為被保險人提供有效的風險管理服務可以大大降低保險事故發生的概率,可以更低的成本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但在目前這樣一種“保費收入話語權”的導向下,從總體來說,保險業存在著“重承保理賠,輕風險管理”的傾向,有一些公司為了搶占市場,不惜將本來應該用於向客戶提供風險管理服務的資源轉移到提高保費收入上,嚴重忽略了保險公司的風險管理職能。作為專業的風險管理機構,目前我國保險業在風險管理方面的比較優勢並沒有充分發揮出來,這嚴重抑制了保險功能的發揮,也不利於提供保險業整體的行業形象。

  在保險業重視並擁有較強的風險管理能力之前,不管誰說保險業的春天就要來了,也沒什麽可信度。

  無論是保險業信譽的恢復、營銷體制的改革、評價機制的建立,保險業信息化的建設,還是風險管理導向的成型,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也是保險業發展的根基。據此,我們沒有樂觀到去說保險業的春天馬上就要來了的理由。

  有人從保險業的外部環境向好來論證保險業“離‘待到山花爛漫時,它在叢中笑’的日子不遠了”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有文章說:“宏觀經濟背景正朝著有利於壽險業的方向變化,尤其是貨幣政策的松動。債市有望受益於通脹企穩,為投資者提供合理收益。股市也有望受益於資金配置的正常化,但短期內仍可能承受較大的風險。銀行短期理財、高利貸等資金配置,隨著監管和治理力度的加大,預計將逐漸回歸正常的風險資產配置。整體看,2012年,‘股債雙殺’格局將結束,債市、股市都趨於向上,保險投資環境將好於今年。”我們當然希望這樣的美好祝願會成為現實,但,這只是看到了2012保險業發展環境可能向好的一方面,而可能更壞的方面呢?

  2011年全球嚴重的自然災害對保險業構成了巨大的衝擊。據瑞士再保險公司統計,2011年上半年,全球巨災引發的經濟損失約為2780億美元,而全年全球巨災引起的經濟損失將近4500億元,接近2005年全球巨災經濟損失2200億元的兩倍多。2011年全球巨災造成的保險損失1100億美元左右,其中自然災害造成的保險損失就達到940億美元。

  2011年幾個超級自然災害令人觸目驚心,歐洲、澳洲洪災,尤其是日本地震和海嘯就造成了超過3000億美元的損失,其中的五分之一左右的損失要保險公司來承擔。颶風“艾琳”過境給美國造成了44人死亡130億美元的損失,保險公司賠款26億美元。

  如此多的災難,保險公司叫苦不叠,惠譽等資信評估機構則連續下調超過60%以上的保險公司的信用級別,並給保險業的未來以“負面”的評價。

  美國的科學說,2011年的災難不過是2012年災難的熱身或者預演,2012的自然災害會更多。

  自然災害對保險業的衝擊是自不待言的,尤其是在再保險制度已經將全球保險業捆綁在一起的情況下,更是如此。至於自然災害在2012年對保險業構成多大的威脅,只有留待2013年再展望保險業的時候再說了。

  自然狀態如此,社會經濟呢?歐債危機日益嚴峻,整個歐洲有分裂的可能;美國經濟面臨著實體產業大規模向新興國家轉移(已經從傳統的制造業向高科技行業蔓延)和社會中間階層塌陷的風險(這在美國感觸更深)。2012年也被稱為“政治年”,多個國家和地區面臨的政府換屆、大選等一系列的危機窗口;而恐怖主義看似已潰不成軍,但其亡魂仍在,力量仍在聚集;美國和伊朗的矛盾日益加劇,美國的軍火商怎麽也得尋找到下一個容量夠大的武器出口(Exit,not export)。

  國內呢?最大的危機還是來源於經濟,如果樓市崩盤,帶動銀行危機,後果自是不堪想象;股票市場危機重重,問題多多,進退兩難;貧富分化如何緩解,老齡危機怎樣應對,如何在通貨膨脹和經濟增長社會就業之間尋求平衡點,都不容易,稍有差池,保險業所面對的經濟環境都將惡化。

  誰知道2012年的世界究竟會發生什麽……

  迎接2012年保險業的究竟是海水還是火焰,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王國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中國保險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研究員 僅代表個人觀點)

     未經和訊網許可,任何機構、媒體、個人不得轉載、發布此稿件,違者將依法追究相關責任

相關新聞

我有話說 已有0位網友發言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保險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